回应《归去来》留学生活与实际不相符 导演刘江:展现有代表性的

发布时间:2018-06-09 18:37:19

回应《归去来》留学生活与实际不相符 导演刘江:展现有代表性的

  2018年6月6日讯,在北京卫视播出的《归去来》剧中既有年轻人明亮的青春成长线,也有父辈间利益纠葛的残酷与矛盾,两代人的冲突与碰撞,构成了《归去来》厚重的情感基调。

  拍摄这部作品,导演刘江是想借助留学生群体,通过对中国当代家庭、爱情、权力、正义、法律的探讨,来表达自己对年轻一代的期盼,他在剧中塑造了一群可爱的、有感情、讲原则的年轻人,也想借这个作品倡导大家在生活中做精神贵族,讲原则、守规矩。随着剧情进入高潮,剧中人物命运的走向也让观众更加牵挂。在谈到剧情发展时,导演刘江透露:“这个故事后面是大悲剧,父辈的东西,亲情的冲突,会让这些年轻人的撕裂更加尖锐,但恰恰是这种撕裂会给大家带来一种思考。”

  加入青春、成长、励志元素的《归去来》,在映射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同时,着重展现了年轻一代在人生道路上所经受的洗礼与转变。剧中检察官之女萧清(唐嫣 饰),市长之子书澈(罗晋 饰),富商之女缪盈(许龄月 饰)、草根出身的宁鸣(于济玮饰)等,这些人物的身份看似极具特殊性,实则是刘江现实手法最直观的展现--塑造典型环境下的典型人物。“学霸、富二代这并不是标签化,还是要看塑造的功底,就是说这是典型化的问题,你塑造的不够丰富就会是标签,塑造丰富就是典型人物,有血有肉的典型人物。”

  在开拍之前,《归去来》编剧高璇、任宝茹曾数次赴美采风,采访了大量留学生,在取得第一手素材后,她们又耗费近三年时间精心打磨剧本,才诞生了六位极富代表性的新时代青年形象。刘江导演表示,这是他遇到的最沉甸甸的剧本,也是真实的、沉甸甸的青春。面对《归去来》是否带有青春偶像剧气质的疑问,刘江爽快作答:“青春是外壳,现实是根本,两者并不矛盾。我拍的这个青春题材是基于尊重人性、开掘人性角度出发的,绝不是浮夸、悬浮的,你们会看到坚实的人生,深刻的人性,而不会认为它是无脑、低幼的东西。”

  在刘江看来,“真实”和“质感”一直是自己追求的目标,无论哪种题材,唯有真实才是和观众沟通的桥梁:“这里的青春是有坚实的生活厚度的青春,所以我一直要求拍摄的东西要有质感,要真实。你只有真实,观众才愿意相信它,这就是我的创作原则。”《归去来》播出至今,有网友留言称剧作中的留学生活与实际并不相符,刘江回应道,“这种声音我留意到了,但我们这不是纪录片,我们的志趣不是在表现留学生的生活面貌,而是为了展现这样一群具有代表性的年轻人。”

  对于《归去来》的主题,刘江表示就是一种回归,“归去来其实是归来的意思,从物理上说是又回来,我更觉得这是一种心的归来,是一种价值观的回归。就是人物心的归来,大我战胜了小我。比如说像书澈这个人物,他经历了从美国归来,经历了从柬埔寨归来,其实最后是他内心的一个归来,他内心的归来。一开始面对父亲权商交易这种事实,他是想逃避,但是他最后有了一个真正的归来。整个作品主题上,我们也是希望表达,人应该做对自己有利的事还是说做真正对的事,人是不是应该做一个有信仰的人,整部戏都在说这么一个归来的事。”

  拍《归去来》,也是刘江自己的一次“归来”之路。在上一部电视剧《咱们结婚吧》拍摄结束之后,刘江已有近三年都暂别了天天深扎片场的生活,过度的劳累致使他身体和精神严重透支,严重的焦虑情绪甚至到了进医院的地步:“那段时间几乎天天都往医院跑,救护车都叫了好几次,原来两点之前都没睡过觉,太疲惫,所以身体、心理都出现了问题。”经过这次病痛的折磨,直到遇见《归去来》重归片场,刘江才发现,只有拍戏才是治愈自己的真正良药,是能给自己带来快乐的最佳方式。“我只有在现场拍戏的时候我是有乐趣的,它让我的注意力更在当下,我的心可能更平静一些,这种调整让我更加地知道我有多么热爱现场这个事情,跟一帮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,干着有乐趣的事情是多么幸福。”

  《归去来》足足拍了180天,这在刘江自己的执导生涯中也尚属首次。他告诉记者,之所以耗费了如此长的周期,除了跨越三个国家转场耗时,主要还是“拍得精细”:“这次确实拍得细,慢工出细活,大家能够感受到这是一个什么深浅的东西,花的时间精力确实不一样。”在《归去来》第一集中,出现了一个电视剧中很少运用的长镜头,而单单是这一个镜头,就至少拍摄了五天以上。为什么会花这么大心思,刘江道出了自己心思:“我相信现在的观众素质越来越高,审美也越来越高,你付出了努力,他们一定能看到,我们不能降低自己的要求,而要以高标准、以最高素质观众来要求自己,不然他会把你的手艺放纵掉。你的每一份努力跟每一份诚恳,通过摄影机都是能传递出去的。”

  出身表演专业,却歪打正着做了导演,执导筒已十五年的刘江,在现实题材阵营中始终稳扎稳打。他把自己比作一个手艺人,“其实我拍一部戏就像师傅做一个凳子,像想师傅修一双鞋。就是做手艺的人,以此谋生,又给自己一点精神食粮,并且能通过这个手艺影响到别人一点点。”